少女心奶奶



有著視力障礙的奶奶,雖看不見自己的模樣,
但像許多少女一樣,非常在意自己的儀容。
獨居且缺乏親人照料,
「剪髮」對她來說,彷彿是剪不斷的寂寞。

某天服務時,我預留時間幫奶奶剪了顆新髮型,
奶奶開心地不斷揚起嘴角,我知道:
「即使看不見自己的新髮型,奶奶喜歡新髮型的清爽俐落」

缺乏親人陪伴的她,每天總期待著居服時間的到來,
「阿嬤,明天再見喔!」關上門的前一刻,
望著阿嬤顛簸的步伐,我想著,不曉得明天還有多少?
但至少,關上房門的時候,我知道阿嬤今天有笑了!